<datalist id="KaMrP"></datalist><datalist id="KaMrP"></datalist>
      • <q id="KaMrP"></q>

        <canvas id="KaMrP"><input id="KaMrP"><del id="KaMrP"></del></input><colgroup id="KaMrP"><p id="KaMrP"><datalist id="KaMrP"></datalist></p><map id="KaMrP"><rt id="KaMrP"></rt></map></colgroup></canvas><select id="KaMrP"><embed id="KaMrP"><ol id="KaMrP"></ol><ul id="KaMrP"></ul></embed></select>
        您当前的位置>大连新闻>金融

        儿童音频,内容付费下一个风口?

        2019-10-19 00:11 新商报

        本版图片为资料片

        本版图片为资料片

          音频平台的造血之源,正在发生结构性的改变。2018年这一年,除了知识付费,有声书付费和会员模式,成为音频市场新的收入支柱。与此同时,人们也在揣测,下一个为音频市场造血的品类会是哪一个?

          儿童音频或许是答案之一。

          这个在过去几年不怎么为人所注意的品类,在主流音频平台上已经悄然成为了流量担当之一。今年喜马拉雅和蜻蜓FM两家头部音频平台,都对这一品类进行了加码。与此同时,这一垂直领域的创业者,如企鹅童话、咔哒故事等,不少都在这两年获得资本的青睐,完成了融资。

          凯叔讲故事,运营四年实现盈利

          儿童早教市场正在加速奔跑。由于二胎政策的放开,加之适龄父母群体的付费意愿提高,从2010年到2018年,中国儿童早教市场已经从620亿元发展到3000亿元,并且还在加速增长。

          而音频作为自带陪伴属性的内容形式,无论是使用场景,还是内容体验,似乎更容易成为父母们给孩子补充知识,又不让他们过早使用手机的选择之一。

          如此庞大的市场,且在这一垂直赛道上格局尚未稳定,这自然意味着机会。

          在这个领域里,一个典型的代表,就是凯叔。2014年凯叔借助微信公众号的红利期,通过在公众号里讲故事,运营亲子社群,以个人IP的影响力获得了上千万用户。

          用户的积累永远是第一步,对任何创业者而言,变现路径的打通才是之后的关键。蜻蜓FM儿童音频业务总经理陈强告诉记者,做儿童内容的之前就有很多家,但它开始爆发,被人重视,是伴随着知识付费的到来而来的。

          2016年是知识付费的元年,在线音频找到了变现的第一个突破口。也正是在这一年,凯叔讲故事推出了自己的APP,并在下半年开始了自己的商业变现。依靠着公众号和APP两块阵地,他们逐步搭建起了由亲子课程和付费故事精品构成的内容付费体系,并在此基础上,以个人IP的品牌影响力带动起了优选电商、智能硬件的业务线。依靠这几块收入来源,凯叔讲故事在2016年下半年就获得了6000万营收,2017年全年收入已经达到了2亿,并且实现了盈利。

          儿童文学和有声读物,值得深耕

          相比于主持人出身,用自己的声音打造个人品牌的王凯,企鹅童话的CEO贺亮则是不折不扣的技术出身创业者。在公司项目“博雅书苑”被腾讯收购之后,贺亮随之进入腾讯做QQ阅读器的早期开发,在此之后,贺亮在腾讯内部开始了自己的二次创业。

          之所以选择儿童领域,则是因为他们认为,文学领域当中还有两个细分领域——儿童文学和有声读物尚未出现头部公司,这意味着机会;谡庖幌敕,他们在腾讯内部孵化出了企鹅童话,并开发了宝贝故事和宝贝听听两个APP。

          他们和童趣出版公司、外研社、机械工业出版社等国内数十家机构签了合约,并引进数千册包括迪士尼、小马宝莉、托马斯等优秀出版物的数字版权。与此同时,他们也签约了数家内容工作室和知名主播,将这些内容进行改造后,制作成音频、视频和数字读物。在渠道上,除了自家平台,企鹅童话也会把这些付费或免费的内容,分发到企鹅FM、腾讯听听等平台,获取授权收入。

          凯叔讲故事和企鹅童话,代表的是两种最常见的在儿童音频行业中伺机而动的创业者,前者以个人内容脱颖而出,后者以平台模式扎根行业。

          喜马拉雅和蜻蜓FM加码亲子内容

          儿童音频这一品类的发展,也慢慢被头部的综合音频平台所看到。

          今年四月和六月,喜马拉雅和蜻蜓FM都在内部结构的调整中,加大了对亲子内容的重视:前者成立了自己的亲子事务部,后者则把儿童音频业务拿出来做成了强授权、强考核的独立业务线。

          喜马拉雅对外表示,这一调整是因为比较看好亲子赛道背后的逻辑,“它的用户比较聚焦,在站内的数据表现中也比较不错!

          蜻蜓FM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儿童频道在站内流量已经排到了前三,日均时长超过120分钟,加之内容付费的低龄化趋势,这些数据让他们确认了这一品类的价值。

          从目前来看,这一领域赖以变现的内容付费模式虽然逐渐普及,但整体的付费用户占比仍然比较低。据陈强透露,蜻蜓FM儿童频道的付费作品占全部作品的20%,但付费用户大概只占到5%。而在企鹅童话的两款APP上,截至2017年12月,其付费用户为7万,仅占2%。

          此前在凯叔讲故事的B+轮融资消息发布时,凯叔透露,投资机构主要担心的还是变现能力。对这一垂直领域的入局者来说,内容付费的普及,仍是一条很长的路。而从付费模式的源头——内容的角度来看,陈强表示,儿童IP的数量相对少,数得上来也就那么几十个,优质内容稀缺,整个市场还需要从业者在IP的创造上有更多发力。(Juno)

        城市活动More

        • NEW
        • 连续一周的强冷空气,并没有冷却大家对我是亚洲天使暨第14届瑞丽模特大赛的热情。
        • HOT;潮ψ獭缎木氛
        • 怀宝先生的篆刻作品,不仅表达了他的艺术追求,也从某一个侧面反映了他的审美情趣。